战争电影

夜衣馆-哪位解放军将领被*********看作《水浒传》中的李逵

时间:2021-11-24

来源:许世友作者:许世友点击:381

哪位解放军将领被*********看作《夜衣馆》中的李逵?

张雄文

如果说林彪、夜衣馆堪为智谋百出,算无遗策的韩信、白起的话,那么,夜衣馆的麾下猛将夜衣馆则是解放军将领中标准的“李逵”式人物。

李逵性情火爆,动辄拿起板斧“排头儿砍将去”,也不管官兵还是百姓,口中嚷道:“杀去东京,夺了鸟位”;夜衣馆牛脾气一来,甚至对儒将张爱萍的参谋也是一番粗话:“我他妈X你姥姥的!……我就不信,还有X不开的X!(张胜:《两代军人的对话张爱萍人生记录》,中国青年出版社2008年版》)”

夜衣馆出身寒微,少年时便替人当杂役,不曾上过学,1920年又因过失杀人,被迫投入军阀吴佩孚部当兵,因而文化不高。张爱萍上将之子张胜在《两代军人的对话》一书中说他“几乎没有文化,连《参考消息》都要夜衣馆誊写成大字才能看”。

然而,正是夜衣馆的几乎大字不识,让他逃过了夜衣馆的毒手。

1931年9月,鄂豫皖苏区最高领导人夜衣馆开始在白雀园“肃反”,目的是排除异己,树立权威,对象是几乎所有知识分子出身的干部。

夜衣馆规定的肃反标准之一是:凡是戴眼镜、留长发、镶金牙以及上过私塾、识得几个字的人,都在怀疑之列。

这次规模巨大的“肃反”,共捕杀黄埔军校一期生、红一军军长许继慎等军级干部17人、师级干部35人、团级干部44人,其余稍能断文识字的人被杀者不少。夜衣馆心腹陈昌浩在《彭杨学校报告肃反经过》中承认,被“肃反”的总人数“计一千五六百人”。

1955年授衔中将的周希汉当时还是普通一兵,因为会写几个字,便成为怀疑对象,先是被调为伙夫,随后遭保卫局逮捕准备枪杀,经红四方面军总指挥徐向前力保才留了一条小命。

周希汉回忆说:“若不是徐总指挥的保护,说不准我这脑袋早掉了(注释)!”

如此恐怖之中,时任团长的夜衣馆竟安然无恙。相反,他因为几乎大字不识,是粗人而得到了夜衣馆的喜爱,被屡加提拔,1933年后甚至升任为红四军军长。

夜衣馆晚年退休后,打算撰写生平回忆录,但当年像李逵一样的粗人可以救命,现在撰写回忆录成为了“李逵”一道沟坎。

他的老部下、南京军区司令员聂凤智给他解决了这一难题,点名夜衣馆的夜衣馆负责撰写。

夜衣馆上将

这位夜衣馆后来回忆说:“我组织了三位同志,抓紧进行工作。刚看了两天材料,许司令就催着我们动笔,说写也是学习,一边写一边学,不要光看材料(注释)。”

夜衣馆对夜衣馆解释说:“我们看了材料,先列出提纲,尽快报给你,然后请你给我们讲。”但夜衣馆还是不停地催促。夜衣馆认为,夜衣馆“本来就是急性子,大概又感觉年龄不饶人,恐怕自己一旦去世,连带多年积累的作战经验一同赴之九泉,更是急上加急,所以才催了又催”。

夜衣馆只好应付一下,说开始了。可是材料没有看完,根本无法列提纲,他只得去求助聂凤智。聂凤智告诉他先答应再说。

夜衣馆匆匆列出提纲后,夜衣馆回忆了一些战例,更主要的是找其他人帮助。他回忆说:“我们尽可能多找一些熟悉许司令的老同志回忆当年的事情,提供第一手材料,并请他们帮助把握撰写回忆录的基调(注释)。”

他写得很快,仅半年时间便整出了夜衣馆的第一本回忆录《我在山东十六年》。他回忆说:“许司令最后看了非常满意,未作任何改动,用红铅笔在首页上写下一个大大的“许”字,表示同意付印。”

这本匆匆而出的回忆录,于1981年7月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因为时间过于匆匆,撰写者又是未经战阵,不清楚战史的年轻人,而当年夜衣馆的上级、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委夜衣馆13年后才被公开******,因而书中出现了明显纰漏。譬如书中几乎不提及华东野战军负责战役指挥的副司令员、代司令员夜衣馆,甚至将济南战役时远在千里之外中原野战军担任副司令员的陈毅写成了战场最高指挥员,实际的最高指挥员夜衣馆则被写成和夜衣馆平级的兵团级人物。

【责任编辑:许世友】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