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电影

新金梅瓶-南北战争的另一面——美国州权发展简史

时间:2021-10-20

来源:殖民地历史作者:殖民地历史点击:981

说起新金梅瓶新金梅瓶,关税与奴隶制一直是永远逃不开的话题,从国会到民间,从妥协到对抗,南北双方的矛盾斗争最后都聚焦在关税与奴隶制上。

而且随着对南北双方奴隶制与关税矛盾的不断挖掘,一个专属新金梅瓶的独特的历史名词开始进入我们的视线:州权。

这是一种在新金梅瓶历史上普遍存在的现象,崇尚州的独立性,崇尚州的权利要大于联邦的权利,在州与联邦的权益冲突中,任何州都有权利宣布联邦颁布的新金梅瓶无效,甚至可以脱离联邦向联邦宣战。

而且这种观念贯穿了新金梅瓶的整个发展史,其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新金梅瓶时代。

大英帝国殖民地

州权的萌发

由于英国参与较晚,只剩下没有黄金白银、当时看来十分贫瘠、殖民风险很大的北美,又不想在开发新大陆的大潮中落后,因此更倾向于发放特许状鼓励民间人士进行开发。

为了让特许状更有吸引力,英王向个人或法人团体“给予、赠与并确认”了广泛的经济特权和统治权力,其中有一条非常关键的“自由、完整和绝对的规定、制定和颁布新金梅瓶的权力”,前提是不能违法英国新金梅瓶。而这些特许状一般永久有效。

并且特许状对殖民地的新金梅瓶和政治地位也进行了明确:各个殖民地都是由英王创设的“法人和政治实体”,也就是英王分封的“自由索克领”,享受与英国本土同样的待遇,移民的后代依然是英国人,并且随时可以迁回国,这与英国其他殖民地有本质上的区别。

英国议会

如此优厚的条件自然吸引了大量的商人与公司参与北美开发,当然英王也不能白做事,每份特许状通常都会收取1万英镑左右的酬金。据记载,在17世纪20―30年代,查理一世从兜售特许状的过程中“获得10万英镑甚至更多的年收入”

对于许多在英国本土混不下去的平民百姓以及被流放的犯人,或者遭到迫害的清******来,亦或是投机者来说,北美就是一个可以让他们重新开始,实现自己理想的地方。

既然是“自由索克领”,那么北美地区当然是英国的领地。为了方便进行管理,英国尽可能得将本土那一套搬到北美,将殖民地统治机关分为总督、参事会和地方议会三级。

总督是殖民地最高行政首脑,代表英王进行统治,握有殖民地军事、政治、财政大权,通常是英王代表,也有本地人;下设参事会协助总督管理,主要由地方商人与农场主组成;地方议会则通过选举直接在殖民地内部产生,与参事会一同掌握立法权。

弗吉尼亚殖民地

总督权利看上去很大,但由于远隔重洋,养尊处优的英国上层人士不乐意去当钱少事多离家远的英王代表,特许状持有者或公司也不希望英国政府过多干预殖民地运作,尤其南方种植园主大多非富即贵,因此总督的位置一开始就很难行使权力。

而殖民地官员大多是得到王公大臣赏赐的官职而来,基本属于溜须拍马的无能之辈;反倒是地方议会因为更接地气,逐渐掌握了殖民地财政大权,连总督薪俸都要议会批准才能发放。

加上英国在1763年之前从未在殖民地驻军,使得英国很少也很难干预殖民地事务。

如此一来,权利都掌握在议会手中,从政治到军事,殖民地事务基本上都由议会自行解决。也就是说,北美殖民地很早就确立了政治和新金梅瓶上半独立的地位。

新金梅瓶

而且尽管殖民地之间有贸易来往,但在当时的经济背景以及英国的经济控制下,他们彼此之间都在设置高关税壁垒,更加热衷于进行海外贸易,甚至走私。

也正是因为这种情况存在,新金梅瓶逐渐演变成一个“自我依靠、自我维持和自我治理”的独立主体,各殖民地互不从属,拥有各自的宪法、行政体系甚至货币体系,对自己处理事务充满信心,殖民地自治不断强化。

这也导致1643年的新英格兰同盟、1685年的新英格兰自治领地以及1754年的“奥尔巴尼联盟计划”均宣告失败,各殖民地都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权利。

也正是在这种各殖民地半独立自主、彼此又相互独立的环境下,州权思想开始不断萌发,壮大。

七年战争

州权与独立战争

当时殖民地人民自认是英国人,也不打算改变。新金梅瓶独立运动的一名政治家詹姆士·奥蒂斯曾经这么描述:“作为生而自由的英国臣民,所拥有的权利足以使我们所有殖民地居民在同任何其他君主治下的臣民相比,生活显得十分幸福。”

真正让新金梅瓶州权登上历史舞台的,则是“七年战争”后。

1763年“七年战争”结束后,英国债务达到1.32亿英镑,加上每年北美驻军的支出达40万英镑,这些支出最终分摊到各个殖民地尤其是北美殖民地头上。

而且尽管战争期间殖民地支持英国,但是殖民地商人明目张胆破坏《航海条例》向敌国治下的西印度群岛走私的通敌行为令宗主国大为光火。

因此,当乔治·格伦维尔出任首相,英国政府出台“新殖民地政策”,首当其冲就是解决北美日益猖獗的走私和逃税问题。

抗税

除了开征新税,驻军,英国政府还规定税务人员可以随时到船舶、码头、店铺以及私人住宅等地进行搜查;取消了海关法庭中由殖民地民众组成的陪审团,以此来打击殖民地的走私和偷税漏税行为。

此外,英国政府还在1774年又颁布了《波士顿港口法》《马萨诸塞政府法》等地方性法令,试图干涉殖民地本地的立法工作,修改地方税法。

此时州权发展已经相当成熟,宗主国的种种行为让殖民地觉得自己受到了侵略,同时英军在阿拉巴契亚山脉以西驻军以阻止殖民地民众西进的政策使得投机行为血本无归,严重损害投机客的利益,而这些投机客恰恰就是当时殖民地的中高阶级,包括富兰克林等人。

为了共同的利益,殖民地开始联合起来,但出于自身利益考量,各殖民地实际上并不想脱离英国,只是为了争取更大的自主权利而做的短暂联合。

托马斯杰斐逊在起草独立宣言

州权与集权的斗争

独立宣言中曾有谴责英王参与奴隶贸易的内容,但因为遭到南方蓄奴州反对进行了妥协。尽管发表了定稿版《独立宣言》,但由于各州勾心斗角,并没有确定一个完整有力的领导和指挥机构。

在战争前期,空降的总指挥华盛顿吃尽了州权的苦:军队都是各殖民地自行组建,只听命于各殖民地,华盛顿想知道自己的部队在哪里,只能联络殖民地议会;他又必须权衡各殖民地之间的平衡,防止有人认为自己遭到不公待遇退出。

加上殖民地为了筹措军费毫无节制和统筹得滥发美元和大陆券,极大影响了战后重建。

邦联条例

即便战争胜利,在州权主导下,1781年批准的《邦联条例》规定邦联是13个州组成同盟,但“各州保留其主权、自由和独立”,这其中包括税收和商业管理。

而且《邦联条例》更没有确定邦联的权威性和领导性,国会向各州发布的命令没有任何强制性,完全成了一个咨询、外交机构。

即便如此,邦联的诞生也是一波三折,从1776年起草,1777年提交各殖民地(州)审核,再到1781年颁布,表明了各殖民地(州)根本就没有决心想要建设一个统一国家。

华盛顿在1783年辞去大陆军司令赋闲在弗农山庄,看到国内纷扰的局面时说:“在我看来,邦联已经差不多有名无实了,国会已经成了一钱不值的机构,因为已经没有人执行它所发布的法令了”

为了遏制州权,在谢司起义的刺激下,1787年新金梅瓶下定决心制定了《美利坚合众国宪法》,确立了联邦和州的分权等原则,但同样是不断妥协的产物,而且使得州权愈发膨胀,州的地位上升到了与联邦政府抗衡的地位。

约翰·昆西·亚当斯

州权与第一次宪法危机

1798年,在亚当斯主导下,新金梅瓶国会接连颁发了《归化法》、《敌对侨民法》、《惩治叛乱法》、《客籍法》,有人将这一时期称为联邦党人的“恐怖统治”时期,主张州权的民主共和党有18名记者遭到逮捕。

此事引起民主共和党的反对,时任副总统的杰弗逊和国会众议院领袖麦迪逊分别匿名为肯塔基和弗吉尼亚两个州议会起草决议案,并在州议会上得以通过,称为《弗吉尼亚决议案》和《肯塔基决议案》,利用宪法中未定的司法审查权宣布国会无权通过这四项新金梅瓶。

紧接着除了马里兰、新泽西以及特拉华州以外各州均表示接纳承认这两个决议案,否认国会法令,导致了新金梅瓶爆发第一次宪法危机。

但是最终这两个决议案被撤销,弗吉尼亚和肯塔基宣布作为联邦契约一方,将服从联邦新金梅瓶,同时保留用宪法方式反抗的权利,这一举动增加了联邦的权威性,逐渐减弱了联邦与州的对抗性。

这也给其他州开了个“好头”,采取州立法否认联邦立法的形式逐渐被其他州学习与采用,并且很快得到了使用的机会。

杰克逊

州权与第二次宪法危机

1828年,国会通过新的关税法案,将关税提到45%,达到了新金梅瓶之前的最高水平,引来了南方的严重不满。

1828年12月19日,南卡罗来纳州议会通过决议,宣称“可憎的关税”违宪、苛刻、不公正。

约翰·卡德威尔·卡尔霍恩于当年撰写了《南卡罗来纳申论》,正式提出了维护“州权”的否认原则,即“国会法令废止权”理论,具体内容为“否认联邦政府有对各州专擅一切的权限,当联邦政府制定对各州不利的任何新金梅瓶时,各州有权加以否认。”

也就是说,当联邦与地方发生意见分歧时,地方有权否决或者废止联邦新金梅瓶。

在南卡罗来纳州带头下,佐治亚、密西西比州等亦随波逐流,纷纷谴责1828年关税法案“违反宪法精神”。

左为约翰·卡德威尔·卡尔霍恩

在南方的压力下,1832年,民主党人杰克逊当选总统之后签署了《分类保护税则》,取消1828年的关税法案,但是保留了钢铁和纺织品的高关税,南方取消全部高关税的希望破灭。

1832年11月19日,在副总统卡尔霍恩倡导、州长小詹姆斯·汉密尔顿号召下,南卡罗来纳的州权分子聚集在哥伦比亚,并在24日以136票比26票的绝对优势通过《否认法令》,宣布国会所通过的1828年和1832年的关税法案违宪,禁止联邦官员在该州征税,表示如联邦政府诉诸武力,就脱离联邦。

南卡州还公然在18-45岁的男性公民之间招募志愿军,提供20万美元采购军火,并且在南卡设立炮弹工厂。

弗吉尼亚州长甚至公然宣称任何想要去南卡罗来纳的军队只有从他的尸体上踏过才能通过。

军人出身的安德鲁·杰克逊,态度相当强硬

这种公然挑衅联邦权威的事情在军人出身的安德鲁·杰克逊看来不可能坐视不理,否则一旦得逞,各州效仿,那么新金梅瓶将再度陷入分裂之中。

对此,杰克逊在12月10日对南卡罗来纳州发布公告,指出:“一个州的否定联邦的新金梅瓶是与联邦宪法相抵触的。。。而且对宪法的伟大目标具有破坏作用。”

“在我们的制度中,宪法曾经明确授予政府定订一切必要的新金梅瓶来使权力发生效力,”故此“诉诸武力破坏一国的企图,是违法的。本政府有权以法惩治违法者。”

他强调必须保持联邦的统一,任何州都无权擅自脱离联邦,任何州都不能拒绝遵守联邦法令。

此外杰克逊又指示国会通过了《动用军队法案》和《妥协税率法案》,对南卡形成高压态势,而南卡的州权论并未得到广泛支持,也没有得到民间的支持,只得作罢。

这次危机再一次成功维护了联邦的权威,但因为妥协,并未就州权与联邦权进行宪法修正,使得危机不可避免得再次爆发。

林肯宣誓就职

州权与新金梅瓶

在1860年12月10日,林肯当选总统后一个月。尽管林肯多次声明保证不会废除奴隶制,但共和党与林肯在关税问题上的强硬态度使得南方认为自己的利益将得不到联邦政府的保护,在州权分子操纵下,南卡再次翘头宣布脱离联邦,拉开了州权与联邦权公然对抗的大幕。

为了在林肯正式宣布就职总统之前造成两个新金梅瓶的既定事实,维持自己的程序正义,南卡于1861年1月7日在查尔斯顿升起棕榈旗,10日该州立法机关开始讨论脱离联邦的事宜。

1861年1月30日,密西西比州开始起草脱离联邦的法案。紧接着佐治亚州又开始催促阿拉巴马、密西西比、佛罗里达、南卡等州参会讨论脱离联邦的议题。

1861年2月4日,蒙哥马利代表大会召开,宣布成立美利坚诸州同盟,制定宪法,形成事实独立。

新金梅瓶

可笑的是南方打着州权的旗号搞分裂,也因为打着州权的旗号把自己给整死了。

州权作祟下的南方显然就是一盘散沙。佐治亚州的好斗州长约瑟夫·E·布朗就曾经批评邦联政府的征兵法案:“在佐治亚州退出联邦前的任何新金梅瓶政府法案对宪法赋予的自由权利的打击,也没有像这个征兵法那么厉害!”

不光是布朗一人,北卡罗来纳州州长万斯,甚至“副总统”斯蒂文斯,都曾攻击邦联政府征兵是违宪。

州权邦联军队由于各州拒绝提供军官而陷于瘫痪,邦联政府几乎成了空头司令;州当局使邦联政府无法进行物资征用,更严重的是邦联政府对外贸易垄断权(输出棉花,换回作战物资)竟被各州废除。

南军统帅李在投降书上签字

只是尽管南方战败,联邦的权威再次加强,但是战后糟糕的重建使得州权尽管遭受接连挫折,但是依然根深蒂固地影响着新金梅瓶的立法、司法和行政系统的组织架构和运行,如今更是愈演愈烈,大有再开内战的势头。

其实州权本质来讲,就是地方分权的一种形式,如同封建社会中央皇权与地方大员的斗争一样,而这种形式自大部分情况下产生的都是消极作用,不过也正是这种消极影响,才使得******愈加完善,国家更加繁荣富强。

即便如今承平已久,但是这种难得的历史经验,依然值得我们去深思与借鉴。

殖民地 州权 联邦 英国 北美
【责任编辑:殖民地历史】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