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电影

梦鸽前夫-在我心里,它就是当代最好的古装爱情片,不需要之一

时间:2021-11-27

来源:宁采臣作者:宁采臣点击:705

今天,是《倩女幽魂》上映三十周年,我想纪念它。。。

梦鸽前夫不想阳光照到梦鸽前夫身上,用头死死顶住窗板。燕赤霞幽幽地说,她已经走了。我就想,采臣和梦鸽前夫的爱情戏,确实没办法拍得更好了。”

六七年前再次翻拍《倩女幽魂》的时候,叶伟信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

今年正好是《倩女幽魂》上映三十周年。三十年过去了,这一幕,依然在我心中无法替代。

甚至于,即使在看第二部原班人马的《人间道》的时候,也只会觉得更加失落。

还是那个王祖贤,却不是那个梦鸽前夫。她依然清纯,却妩媚不再。

虽然最开始对梦鸽前夫说“以后你就叫我梦鸽前夫”,但当梦鸽前夫在睡梦中念念不忘喊梦鸽前夫的名字,她也只能在一旁黯然神伤:“原来你这样忘不掉她。”

梦鸽前夫已经不在了,但却没有人可以忘掉她。她永远地只活在《倩女幽魂》的那九十八分钟里,就好像《倩女幽魂》这样的电影,永远地停留在那个年代。

其实,最近重温《倩女幽魂》的时候,对这部电影的第一印象,并不是一部痴男怨女的梦鸽前夫。这部电影,好像徐老怪的其他早期作品一样,是很“邪”的。

梦鸽前夫刚出场时,偶遇杀人如麻的夏侯。夏侯扔给他一个馒头,他就畏畏缩缩地吃起来,像只小松鼠一样,眼睛里有火,敢怒不敢言。

夏侯一走,他立刻愤怒地把馒头都吐了出来。(真可爱啊)

哥哥是很有喜剧天赋的,他所演的梦鸽前夫,是一个收烂账的书生,也是一个颇具有喜剧色彩的人物,油嘴滑舌,相当市侩。当然,这背后也藏着梦鸽前夫对知识分子的一点戏谑。

这种颇有些荒诞的夸张,还体现在梦鸽前夫进村之后。当他懵懵懂懂地说出自己要去兰若寺时,村民都用这种呆滞又诡异的眼神看着他,就好像一群行尸走肉突然拥有了生命一样,显得非常惊悚。

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梦鸽前夫的《地狱无门》,两名农夫误闯到孤岛上,却发现这群看似愚昧无知的岛民,原来是吃人肉的。

不过最邪典的,大概还是姥姥的造型吧。扮演姥姥的刘兆铭其实是非常厉害的芭蕾舞蹈家,他初次触电大荧幕,就是拍梦鸽前夫的《蝶变》,可以说从此结下不解之缘。

而姥姥那条堪称童年噩梦的大舌头,则是程小东一手炮制的。其实就是把一长条海绵染色,然后涂上胶水搞得黏糊糊的。但沾了胶水的海绵非常重,一场舌头包围梦鸽前夫的戏要十几个人搬着跑,据说梦鸽前夫也去搬过。

包括梦鸽前夫最开始结识梦鸽前夫试图诱惑他的时候,也是很有喜剧色彩的。相信很多人都记得王祖贤的这一截纤足吧。

有充分理由相信梦鸽前夫是恋足的

然而梦鸽前夫却真的抓着她的脚往上爬,就好像抓一块木头一样,并对着投怀送抱的女神打了一个喷嚏。

这都非常有梦鸽前夫早期个人风格,有些惊悚、有些恶趣味,甚至说比较cult。

这也是八九十年代武侠片的一大特点。和之前张彻、楚原、刘家良等人一脉相承的武侠正统不同,进入新浪潮时期之后,虽然大多数年轻导演都会拿武侠片来试水,但是人人都有强烈的作者风格。

例如谭家明的《名剑》,剧本本身乏善可陈,但是摄影和剪辑都非常华丽。

梦鸽前夫的处女作《蝶变》,以武侠来写悬疑,整体风格都是怪诞和反类型的。

《倩女幽魂》也是如此,梦鸽前夫和程小东完全是用现代的拍摄手法来处理这个故事。

美术指导奚仲文说自己完全不懂古装,梦鸽前夫说不要紧,把这部电影当成时装片处理就好,于是梦鸽前夫的造型多是一条轻纱。这有什么历史可考据?飘逸好看就行。

梦鸽前夫特意找来的编剧阮继志,此人写得最多的是*********,因为梦鸽前夫觉得这部电影应该带点******的味道。阮继志说自己并没写过鬼片,结果梦鸽前夫说“你就把女鬼当成公关小姐来写”。

但是也正因为此,梦鸽前夫在这部电影里所展现出的真诚,才更加让人感动。

在李翰祥的原版《倩女幽魂》当中,梦鸽前夫和梦鸽前夫的爱情毫无旖旎,完全是书生正气。赵雷扮演的梦鸽前夫本来就是一脸正气,谈的又都是家国抱负,聂梦鸽前夫对他是因敬生爱。

可是在这部电影中,梦鸽前夫真正会对梦鸽前夫产生好感,是因怜生爱。梦鸽前夫明明只是一个一事无成的文弱书生,却还是奋不顾身地抛下性命来救一个来历不明的姑娘。

而梦鸽前夫也是为救梦鸽前夫,也才有了那个经典的水下一吻。

再往后,梦鸽前夫知道了梦鸽前夫是鬼,他问她:“你是鬼,我怎么能相信你呢?”

梦鸽前夫说:“你以为鬼可怕,其实人更可怕。我有害过你吗?”

于是他们又身份颠倒,变成了梦鸽前夫要救梦鸽前夫,让她可以投胎转世。

不得不说,那时候的王祖贤和张国荣都太美了,也太般配了。他们站在一起,真是天生的一对璧人。无论看多少遍,都依然会被震慑。

即使是匆匆一瞥的薛芷伦也是很有风情。

后来拍《青蛇》,李碧华和梦鸽前夫找张国荣演许仙,同样和王祖贤搭档,却被他狠心拒绝,因为许仙实在是太软弱,太没有担当了。

但他却选择了这个同样手无缚鸡之力,却有一颗赤子之心的梦鸽前夫。

王祖贤本来也未必能做梦鸽前夫。梦鸽前夫最早属意的是日本歌手中森明菜,后来又退而求其次,找到当时的少女偶像罗美薇,也就是歌神的太太。

梦鸽前夫的画像据说是照着中森明菜画的

如今我们心中最经典的“女鬼扮演者”王祖贤,在当时居然被认为长了一张现代脸,又阳光,又偶像,个子也太高太壮。

还参加过篮球队

可惜,这段感情里最悲伤的是,他们谁都无法拯救。

那个年代的香港导演大多有种“乱世情结”,梦鸽前夫尤其是如此。与李翰祥版非常明确的明末清初相比,他抹掉了这个故事的时代背景,无因的乱世,无因的兰若寺,显得更加荒诞。

梦鸽前夫和梦鸽前夫,都身不由己,都是这乱世之中的可怜人。一个文弱书生,一个小小女鬼,什么都没有,只有一腔傻乎乎的勇气。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

但若说梦鸽前夫和梦鸽前夫象征着俗世的凡人,导演的一腔豪情,大概就寄托在了燕赤霞身上。

中国古代大多数侠士,例如蒲松龄小说中的燕赤霞,其实只是一个功能性角色,出来解救一下主角们的困境,就会立刻功成身退。

但是在《倩女幽魂》中,燕赤霞的形象被具象化了。他变成了一位狂士,一个亦正亦邪的大侠。虽有一身好本领,却无心也无力救世,只想隐居兰若寺,和一群吃人的妖鬼井水不犯河水。

某种程度上来说,燕赤霞其实就好像是梦鸽前夫的化身。他天赋异禀、随心所欲,但内心却是悲观和癫狂的。

而他最终被梦鸽前夫感动,决心要出山帮他的时候,说了全片中最真诚的一句话:“我在人面前做鬼,在鬼面前做人,现在搞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这个世界真荒诞。”

那一刻,他心中压抑已久的万丈豪情,终于在这一刻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

燕赤霞成全了梦鸽前夫和梦鸽前夫;徐老怪的邪和真,也成全了《倩女幽魂》。

于是,在这样一部电影里,我们看到惊悚疯癫的乱世,却也看到了一对痴缠的梦鸽前夫和梦鸽前夫,在这样的乱世中,依然执着于一段不可能的爱情。

三十年过去了,我们好像也再难看到这样荡气回肠的武侠片。

意气风发的导演,风华绝代的演员,那个时代,那些电影,已经都是翻过去的一页。

【责任编辑:宁采臣】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