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卡塞尔文献展财政危机当面,还有什么复杂隐情?

时间:2017-09-23 21:43 来源:未知 

  德国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图片:Photo Thomas Lohnes/Getty Images

  本周的灰色市场,我们将全面回想从前一周最大的一桩艺术贸易故事: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的财政大危机。

  首先,为那些尚不懂得情形的读者理清思路:

  上周二,德国当地一家报纸《HNA》上刊发了一篇对第14届文献展的管理提出批评的文章,其中指出运营这一备受尊敬的五年一次艺术大展的母公司已经深陷700万欧元的财政赤字中。如果报道所言属实,那么许多非当代艺术圈内的人也会受到不少连累,因为卡塞尔市政府以及黑森州(Hesse)所供给的公共资金资助占据了文献展开销的不少部分。

  依据《HNA》的消息起源称,造成运营超支的主要问题在于文献展总监Adam Szymczyk决定将本届文献展同时在雅典另设一个重要的展示会场。另外,报道也提到文献展母公司的CEO Anntte Kulenkampff没有可以很好地监管Szymczyk 的开销决议。我的同事Henri Neuendorf在报道这则新闻中提到,担负卡塞尔文献展参谋委员会主席的卡塞尔前市长Bertram Hilgen也受到了不少批驳,说他“为了维护自己任期内的政绩,而任由开支节节攀升。”

  面临破产!700万欧元赤字的卡塞尔文献展毕竟把钱花在了哪里?

  事实上,《HNA》报道以为这些财政压力简直要迫使第14届文献展比预定的9月17日提前停止。据称,最后是来自卡塞尔市政府和黑森州一笔350万欧元的紧迫借款才挽救了文献展陷入财政危机的深渊。

  在今年夏天中期接任Hilgen担任卡塞尔市市长、同时也担任文献展母公司主席的Christian Geselle通过一份网上申明确认,为了“确保文献展母公司的流动资金”,他们已经作出了一些延长资金周转的举动。但是,他谢绝泄漏详细的数字,使得这件弯曲的故事更让人看得云里雾里。

  今年6月7日,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艺术总监Adam Szymczyk,摄于在Kongress Palais举行的公开媒体发布会上。图片:Photo by Thomas Lohnes/Getty Images

  然而,就在《HNA》的报道问世两天后,Szymczyk和文献展的策展部门就以一封公开信就此予以还击。在信中,他们把自己划为了一个在布满着“预测和真假半掺事实”的政治危害下的受害者,指责《HNA》和当地政客在扭曲事实。

  不外,这封信也没有带来事情的真相,反而让文献展批评者们甚至许多其别人都更猜忌到底发生了什么。

  针对组织治理忽视的问题,公开信的主要中心在于解释,Szymczyk和他的同事们从2013年开端就已经不断在争取,并取得了关于展览预算和打造双会场形象的认可和同意,而那时Szymczyk都还没被任命为这届文献展的艺术总监。另外,公然信的签订者们也指出文献展的“预算和资金支持构造自身从2012年起就根本没有转变过。”

  这封信还写道,文献展母公司所欠的债务,并不能完全表明文献展财政危机的真正影响。就算今年的门票收入确切比2012年的文献展有所下降(《HNA》称下滑了3%),但公开信的签署者仍是认为“由于文献展的举行而给卡塞尔城市带来的收益,已经远远超过了卡塞尔市和黑森州为这个展览所投下的资金。”

  而且根据Szymczyk和他同事的说法,这也不能完整说清事实,因为单靠财政收入并不能全面一届文献展的好坏。用他们的话来说:“这种对胜利和经济增长的双重期待,不仅会形成一种盘剥的工作环境,也会损坏展览作为一个批评和艺术试验场合的可能性。文献展所产出的(文化)价值又该怎么权衡呢?”

  因此,在这一团凌乱中我们该相信谁?相信哪些话?

  从这一阶段来看,还是有些难以决定。对于第14届文献展独立的审计工作将在这周稍后进行,而针对我的询问文献展的媒体部门则答复说“只有在展览结束后,管理层才干进行完整回答”。

  这让我别无他法,只能试着自己去寻找在这场混局中和双方有关的来龙去脉、各种引发因素和基本的经济方面原因。在对这些部分进行了并不完整的研究后,文献展或是它的批评者都难辞其咎。

  我们把事情退回来看:文献展是否真的是一个带有政治目标的重要工作?也许有这个可能。政客们通过批评或破坏他们前任者的功绩,来为自己获取大众喜爱(或是掩盖自己的过错)是人类自古以来的本性。只管我对德国的政治并不非常了解,也不能提供什么详细的说法,但再来看看市长Geselle在声明中的话:

  “文献展和卡塞尔这座城市密不可分…我们希望文献展可能作为世界级的当代艺术展在卡塞尔持续举行。”

  如Andrew Russeth指出,2012年的卡塞尔文献展也有在卡塞尔之外的地方进行,但也仅限于在“喀布尔、班夫、开罗、亚历山大港等几个处所的小型卫星项目。

  但是,Szymczyk则将“国际化”的概念向前迈了一大步,将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一半的内容都输出到了另一个外国城市。

  现在,再把自己的位置放在卡塞尔地方官员或是黑森州官员来看,从过去两届的结果来看,卡塞尔俨然成为了一块高端旅游的集合地,同时也积累了向外扩张的势能(如果不是全体移动,也至少是不分部分的输出)。所以,我并不认为文献展会在调节展览规模的时候考虑到政治这一层原因,去揣摩那些政客们会不会因为一些负面新闻报道放慢或喊停这样的迁徙。

  另外,可能相关的有用信息是来自Jason Farago对第14届文献展雅典会场的评论:“德国的新闻媒体也对文献展扩大到在一个负债国家的首都举办,表现了疑惑。”这个观点多多少少证明了《HNA》除了在作出好的媒体报道外,可能也有本人的意图。我想说的是,并不是寰球所有的民族主义都像被雷电击中的电线,蔓延的如斯迅速。

  那么,我是想阐明《HNA》的报道是相对的栽赃或是失真的吗?并不是。我只是在说从各种念头和先例来看,并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当然还有一些确凿的细节增加了这种说法的可信度。好比,《HNA》称运输Rebecca Belmore那件实物大小的大理石帐篷作品《Biinjiya’iing Onji》消费了十几万欧元。但是,文献展策展团队的内部职员则对纽约媒体公司Hyperallergic的Benjamin Sutton表示“那件作品的实际运输本钱只有6560欧元,而且完全由加拿大艺术委员会支付。”

  那么在这一点上,到底谁说的是真话,对于《HNA》的报道整体而言又意味着什么?我当然也不清楚。但根据我画廊数年来的艺术品运输数据来看,假如你为一件横跨大洋而来的大理石帐篷支付了10万欧元以上的运输费,那么这个吸收方毫无疑问像是一个好笑的小丑。

  所以,在这样一个事实真空的环境中,回旋在这一问题周围的所有麻烦事实都最终落在文献展这一方。我想说的是,文献展所提供的公开信始终未能驳斥《HNA》报道中关于财政缺乏和规模过大的问题。Szymczyk反而将自己的辩解稀释为“这些预算都是经过批准的,所以这怎么会是我们的错呢?”好点来说,这是太天真的说法;而差的说法令说明他一点都不坦白。

  为什么这么说呢?预算归根结底只是一个规划性文件,而且预算一直都是会犯错的。可能是没有经过斟酌完整,或是终极执行时并没有严格遵守当初的计划。双方的认同也不代表最后的执行。如果说你有份经过批准的预算表就代表了你不可能超支,这(荒诞得)就像是说你因为已经有了结婚证书所以确定不会背叛自己的妻子。

  艺术总监Adam Szymczyk和第14届卡塞尔文献展的第一批团队成员。图片:Photo ?Nils Klinger, courtesy of documenta

  对我来说,奇异的还在于为何Szymczyk和他的策展团队会认为,文献展会为卡塞尔和周边地域带来比投入成本更多的收入。而且,他们在说这句话之前的前两句,还是在论证文献展不应该由财政收入来决定。

  在这样一个爆出财政预算丑闻期间,如果我们还需要“思考像文献展这样的超大型展览所产出的文化价值”,只会让我感到非常讶异。这就像是典型的《广告狂人》中Don Draper的说法:“如果你不喜欢现在的论调,那就去改变这场对话。”

  考虑到门票收入是文献展资金来源的要害一点,这种策略就更令人感到不断定。的确,你无法先树立一个部分以门票销售为基本的预算,然后再暗示说门票销售并不足以成为衡量成功的办法。这就像是你以感恩节晚餐之名骗客人来做客,然后给他们每人上一盆《圣经》,因为他们“真正”需要的是灵魂的丰盛和升华。

  因此,基于所有可得的信息来看,我并不能完全肯定文献展的预算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或者在这之中谁该负怎样的责任。我的想法是,比起双方眼前所看到的问题,还有更多正在产生的事件。这也让我更等待看到在接下来几周内会有什么样的真相涌现。

  这就是本周的故事。记住:纪实性的证据并不是永远确实的真相。



下一篇:第六届北京798推介展主题展 上一篇:寰球最大艺术品保税仓库蕴藏着诸多黑科技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分类信息 | 企业商圈 | 网上商城 | 交流论坛 | 你问我答 | 博客日志 | 便民信息 | 榆次麻将 |
Copyright © 2003-2010 Shuzir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晋ICP备09009890号